花落满庭芳

《花落满庭芳》花落满庭芳小说 第20章 既有欢乐也有愁 花落满庭芳HE

时间:2019-08-15 00:18:24编辑:拇阅读

经典小说《花落满庭芳》由一滴晓露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念奴,鹰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所谓“十年树木、百年树人”,既然大伙儿都在河东落了户,孩子们的教育当然不能耽搁了。王思礼办了一个学院,让他属下的军官子弟入学,张光

《花落满庭芳》免费试读


所谓“十年树木、百年树人”,既然大伙儿都在河东落了户,孩子们的教育当然不能耽搁了。王思礼办了一个学院,让他属下的军官子弟入学,张光晟把岑经也送过去读书,另外又请了一位先生到家里单独教女儿读书识字,庭芳刚开始还兴致勃勃,每天跟着先生,捧着书本摇头晃脑伊伊呀呀,学了半个月,颇认识了几个字的庭芳开始闹腾了,张夫人问她为什么不听先生的话,庭芳不满地说:“一个人读书没劲,我要跟表哥他们一起上学。”

原来是因为这个,张夫人笑了起来,说:“可你是女孩啊,怎能在男孩堆里混呢?”

庭芳扁着嘴,说:“我不管这些,他们平时能跟我玩,为什么我不能跟他们一起读书?你不送我跟表哥一起读书,我就不读了。”

张夫人顺着她的话道:“好吧,你不想读那就不读吧,女子无才就是德,你不读书,我教你女红针线。”

庭芳不服气,“你不让我跟表哥一起读书,我就不学女红。”

张夫人捏着女儿的脸颊,“哟,你不学女红,要跟表哥一起读书,难不成你日后想考进士?”

庭芳好奇地问:“进士是什么?”

“进士就是有学问的人,以后要做官的人。”

“啊,我知道了,那爹爹应该就是进士吧?”

“你爹可不是进士,”张夫人摇着头,说:“你爹是武官,那是一刀一枪拿命拚出来的。进士做的都是文官,文官不打仗。”

“娘,你去跟爹爹说,明天就送我去跟表哥一起读书,好不好?我以后不考进士,我就看看进士们都读些什么书。”庭芳扯着母亲的衣袖,“我喜欢爹,爹不是文官,我也不喜欢文官。”

张夫人笑道:“这可由不得你想怎样就怎样。学院又不是你爹开的,可不能由你爹说了算。还说你不考进士,你是女的,就算你想考进士,朝廷也不让你考啊。”

庭芳很不高兴,说:“女的又怎么了,考上进士就了不起么?哼,不让我考,我还不稀罕去考呢。”

光晟回到家,张夫人告诉他女儿要去学院读书,光晟头疼道:“庭芳怎能这么任性。”

虽然很不赞成女儿去学院,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宝贝,光晟还是跑去跟思礼商量。

思礼满不在乎道:“她想去就让她去呗,我听说朔方军学堂也招了个女学生呢,咱们这个不过是启蒙学院,招个女学生能有什么关系。嗯,你让庭芳穿男装吧,她一个女孩子太引人注目了也不好。”

思礼的儿子王保家整日调皮捣蛋,读不进书,先生抽他背书,他什么也不记得,先生拿戒尺要打他,王保家居然伸手去抢先生的戒尺,众目睽睽之下跟先生扭打。这位先生也是朝廷明经考试出身的,居然被一个顽童这样扭着打架,面子扫地,气得他当时就丢了书去找王思礼,要他另请高明。

思礼整天“小宝贝儿”“小宝贝儿”的把儿子宠得要命,这时一点也不宝贝了,他扭着保家的耳朵说:“老子好歹也是一道节度使,你这么不学好,以后想败老子的家啊,老子先把你打乖。”

保家边躲边龇牙咧嘴道:“爹,你是武将,偏偏整天叫我念‘诗云子曰’,难道要我去考进士当宰相?我不读书,我要学武。”

思礼想想自己当初也是一样不爱读书,为此他没少挨老爹的打,现在当爹了就开始打儿子,以后儿子再打孙子,这样一代代下去也不是事。

思礼这么一转念脾气就消了不少,停手不再打了,可嘴里还是说:“这话可是你说的,我就送你去学武,你要再不好好学,我打断你的腿。”

没多久思礼又在那所学院旁边办了一个武学院,他把儿子送进去学武,之前办的那个就改叫文学院了。有许多军官子弟像王保家一样读不进书的,也跟着进去学武。光晟大概也没打算让岑经去考进士当宰相,就叫他跟保家一起去学武,岑经去武学院学了一天,无精打采回来,说什么也不再去学武了,光晟只好又送他回文学院去读书。

“还真是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生来会打洞。现在世道乱,我本想让经儿学会舞刀弄剑,但岑参这个儿子完全学不进武,我看他以后跟他老爹一样准是个才子。王思礼是武人,儿子就不是读书的料,只能学武,咱们的女儿虽然不闹着要学武,但是这么不听话,以后只怕也不是淑女。”光晟对夫人叹气说:“这可怎么办啊,保家那么调皮,长大了性子一定不好,咱们的女儿又不温柔,以后怎么过日子啊。”

张夫人吃了一惊,“你说什么?莫非你要把庭芳嫁给保家。”

光晟点头道:“你和庭芳还没来河东的时候,大哥就跟我说好了,让咱们的庭芳以后嫁给他的儿子保家。”

“这么大的事情,你怎么都不告诉我一下?”张夫人埋怨道。

光晟不好意思地笑笑,“我也想跟你说来着,可是这些日子太忙,事情多,话还没说出来就被岔开了,今天大哥把定情信物给我了,你好好收着。”

光晟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匣子,张夫人接过来,打开,匣子里面是一支展翅欲飞的凤凰步摇,金光灿灿的,张夫人接过来,只觉沉甸甸的。王思礼是河东节度使,位高权重,女儿嫁入这样的豪门,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,男人既然已经决定好了,她就算不放心,也只能夫唱妇随了。

岑经上学后,念奴心里总是空落落的,像是丢了什么一样,她开始帮着张老爷子伺候瓜果。

中午,光晟跟着思礼出了节度使院,两人说说笑笑一路回来,光晟穿过王家的花园回家。他听到老爷子摇头叹气道:“念奴,别这样心不在焉,我的树都要被你浇死了。”光晟抬头看时,不由失笑,念奴正蹲在地上浇一棵树苗,那一块土壤都快湿成小水沟了。

念奴不好意思地笑笑,放下水瓢,光晟走过去,笑问:“姐,在想什么心事呢?”

念奴低头不语,光晟轻声道:“姐,我是你弟弟,有什么事不能跟我商量啊。”

“鹰奴,没事,只是经儿读书了,有点不习惯。”念奴说完,叹了口气。

张光晟诚恳地说:“姐,你有心事,我也不是傻子,想岑参了吧?我给他写封书信吧?”

念奴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没用的,别写了。”

光晟拉起姐姐,关心地说:“我想过很久了,你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,一个人这样熬着也不是办法。你再找个姐夫吧,要不要我帮你介绍?”

老爷子也附和道:“就是,念奴你这么温柔漂亮的人,人家打着灯笼也找不着的,何苦要一直吊在那棵歪脖子树上?”

念奴低头不做声,过了好一会才幽幽叹气道:“鹰奴,我现在不愁吃不愁穿的,过得很好,以前还没享过这种福呢,你就别***那么多心了。”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花落满庭芳》花落满庭芳小说 第20章 既有欢乐也有愁 花落满庭芳H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