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爷

女爷

狐小采作者

现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

发布时间:2021-01-24 15:02:28

在线阅读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狐小采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《女爷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苏蔬,蓝云阔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 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,时近中秋,气息清凉。

《女爷》免费试读

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,时近中秋,气息清凉。

苏蔬伏窗而望,非为赏月,而是绞尽脑汁的琢磨,如何赢取那块良田,一个霸道的朱勔想要,一个倔强的蓝礼庭不给,她处于夹缝中。

对于朱勔,她并不陌生,大学毕业后,她违抗父母逼她考公务员,凭着自己的兴趣,开了家艺术品小店,其间有很多仿古的东西,她对历史卷集,素有涉猎,是以,知道朱勔在北宋六贼中的名头,虽然位居蔡京等人之后,然,在东南,江苏、安徽等地,那可是权势显赫,号称“东南小朝廷”。

蓝云阔的话不无道理,宋徽宗贪爱奇花异石,朱勔父子为其到处寻觅搜罗,徽宗更在苏州设立应奉局,专门负责此事,运送奇花异石的船只在淮河、汴河上首尾相接,号称“花石纲”。心玉,如此奇罕,倘若朱勔知道,他为了谄媚皇上,杀人夺玉,不是不可能。

而如今,苏蔬焦躁的,不是朱勔有无杀人,而是怎样虎口夺食,把那块良田留下,蓝礼庭说过,那可是供养苏家上下几十口的命脉。

想来想去,挠乱了一头秀发,她都没有想出个主意。

“跑吧。”她嘀咕道,既然没有办法,一旦失去那块地,被蓝礼庭责骂还在其次,苏家是不是就此解体呢?所以,早晚得溜。

她看看窗外无人,便抬腿想爬。

吱嘎!门开,燕儿端着一个食盘走了进来,只顾看着面前的碗,怕液体溢出,头也不抬道:“小姐,蓝管家让我给你炖的银耳燕窝粥。”

苏蔬急忙把腿放下,抚摸一下咚咚的心口,坐回椅子上,被燕儿服侍,边喝粥,边问:“燕儿,我知道你有难言之隐,但我怎么看你都不像个害人的坏人,你定然知道我不是什么莫小姐,我也不逼你,这样,我们一起逃吧。”

燕儿正拿着手巾要为苏蔬擦拭嘴角,听她一言,手一抖,“小姐,我,我……”

苏蔬抬头看她,“到底你愿意不愿意?”

燕儿把头摇的像拨浪鼓,“小姐不可,普天之下,你能逃到哪里?你一个纤纤弱女,如何生计?你这花容月貌,怎样安然于乱世?是不是像那些乞丐一样,沿街乞讨?风雨中哪里安身?天将冷何处御寒?温饱艰难,若被哪个浪荡子看上,抢了回家,做个第九第十的小妾,还不如在苏家守寡呢。”

燕儿的一番话,听的苏蔬后脖颈冰凉,是啊,这个时代找工作养活自己很难,到时别说银耳燕窝粥,就是残羹剩饭,只怕那些恶人宁可喂自家的狗,都不会给你吃。若被哪个纨绔子弟看上,抢回家做妾都是好的,别玩腻了卖进妓院,这个时代可没有人民警察。

罢了罢了,打消逃跑的念头,思绪又回到那块地上。

“燕儿,你家莫老爷,就是我所谓的爹,他既然非常厉害,这样,我无法脱身,你明天赶紧回去,请他来此,好歹有个帮手。”

燕儿又是把头摇的像拨浪鼓,“没有吕副管的话,我是不能随意离开的,再者,我一直贴身服饰小姐你,小姐在哪里,我就得在哪里,你刚过门,不到足月,回娘家是不吉利的。”

苏蔬看燕儿一副小可怜的模样,却是你有来言她有去语,真真是不可小觑。

这不可那不可,就是逼我夺地,苏书啊苏书,既然你和我有如此渊源,我也答应你不再对苏家弃之不顾,那么你给我一点启示,我该如何做?

忽然,她想起了那块心玉,赶紧问燕儿,“心玉,你知道吧?”

燕儿点头,抿着小嘴,“那是当然,那可是莫家的传家宝。”

苏蔬再问:“既然是莫小姐送给苏少爷,苏家人应该认识莫小姐才对,可是,他们为何咬定我,你心知肚明,我并非莫小姐。”

燕儿理亏,微低头,轻声道:“小姐,苏家人除了苏老爷在你小时候见过你,其他人,并无一人识得,那块心玉,是一年前苏少爷的好友徐公子去淮阴时,你托他转交的。”

苏蔬灵光一闪,呼的站起,抓住燕儿的肩膊,“徐公子?他在哪儿?”

燕儿怯怯的,不知苏蔬要作何,断断续续道:“他,他就在,就在青州城内住,这是他当年去淮阴时,对老爷讲的。”

苏蔬突然就高兴起来,明日,去青州找那徐公子,他既然代莫小姐转送心玉,一定认识莫小姐,那么他就知道我不是莫小姐,这样,我就可以解脱了。

说去就去,翌日清晨,苏蔬早早起身,燕儿一直陪她睡在旁边屏风之后,听到动静,起来为苏蔬洗漱梳理。

苏蔬退去大红的喜服,换了莫小姐带来的家常服饰,长发被燕儿绾成两个俏丽的发髻,蹬上绣花鞋,鞋小脚大,无奈,唯有趿拉着,在铜镜前一照,她嘿嘿一笑,“好个倾国倾城的美人!”

顾影自怜一番,拉着燕儿就走,推开门,差点和蓝礼庭撞个满怀。

“少夫人,你要出去?”蓝礼庭退后一步,躬身而问。

苏蔬眨眨眼睛,不能说实话,谁知这老头安的什么心,初来乍到,不了解任何人,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“那个,在屋里憋了几天,也没想出个好办法,我出去溜达溜达,也许就有灵感了。”

蓝礼庭并无真的相信她的话,却又不好拦阻,忽然发现苏蔬身上粉嫩的衣裙,回头看看后面的仆妇,“给少夫人换装。”

苏蔬刚想推辞,却被那粗手大脚的仆妇似扶似推的送回屋内,重新换装之后,苏蔬才明白,蓝礼庭,这是让她给苏家戴孝,她身上的衣服,惨白乌黑,那仆妇又拔下了她头上的所有首饰。

苏蔬气急,索性扯开发髻,怒向蓝礼庭,“这下你满意了,燕儿,我们走。”

说完,跑出苏家。

苏家村,距离青州不甚近,凭两条腿走去,只怕到落日才能进城,苏蔬不了解情况,燕儿亦是糊涂,两个人走了一阵,只听后面有马铃铛之响声,并有人高喊:“少夫人,等等!”

苏蔬立足而望,由远及近,到了面前才发现,竟然是蓝云阔驾车而来。

“吁!”蓝云阔勒住马,跳下车,道:“少夫人,你是不是想去青州?这样走去可不行,快上车。”

苏蔬一拍蓝云阔的肩膀,开心道:“够意思。”和燕儿两个,钻进车厢。

蓝云阔木然站在那里,抬起右手,抚摸左边被苏蔬拍过的肩膀,良久,苏蔬喊他,他才“哦”了一声,跳上马车,扬鞭催马,奔向青州。

一个时辰后,进了青州城。

城不大,但对苏蔬,却是满眼的新奇,这毕竟,是在一千年前的宋代。她边走边看,时近中午,肚子咕咕叫,叫燕儿去买些吃食,燕儿哎呀一声,“小姐,我没有带银子。”

苏蔬啪的打在燕儿脑袋上,“你白痴啊。”

“少夫人!”正发愁,忽然听见蓝云阔喊,循声而望,隔着一条马路,对面,蓝云阔手里拿着一个纸包,遥遥招手,身材颀长,笑意融融,真真是玉树临风。

苏蔬忽然才想起,几时倒把他给忽略了。

到了苏蔬近前,蓝云阔打开纸包,道:“少夫人,这是青州有名的李记蒸糕,你先吃点,等下,我们找个酒楼,你来苏家这些日子,除了争吵、打闹、烦闷、焦躁,吃不得好吃,睡不得好睡,今日,就当我给你接风洗尘。”

苏蔬拿起糕点,差点感动的哭了出来,“蓝大哥,你真好。”

蓝云阔稍有尴尬,却又是不甚欢喜,轻声道:“少夫人不可如此称呼,叫我云阔即可。”

苏蔬喊了燕儿同吃,蓝云阔,就一直用手托着那纸包,看苏蔬吃,嘴角,一直是笑意融融。

苏蔬吃了几块,果然名不虚传,正想把自己来青州找徐公子的目的告诉蓝云阔,忽然,路对面寒光一闪,秋天的烈日下,格外刺目,她仔细去看,发现有个男人,手中拿着一把短刀,头戴斗笠,遮住面庞。

苏蔬感觉奇怪,刚想指给蓝云阔看,就见那人已经把刀举起对着他前面的另外一人,苏蔬猛然醒悟,这是要行凶,她想提醒前面那人,怎奈隔着马路喊话,他不一定听得明白,情急之下,一脚踢起,脚上趿拉着的绣花鞋就飞了出去。

戴斗笠的男人已经把刀刺出,就听啊的一声惨叫,苏蔬吓的缩着脑袋闭起眼睛,心说:嗝屁一个。

谁知,等她睁眼再去看,却发现倒在地上的是行凶者,前面那人,一手握着短刀,一手拿着她的绣花鞋,傲然而立,面不改色。

苏蔬心道,早知你这样厉害,就不用刚刚急的我要死,她做金鸡独立状,想喊燕儿去取鞋,对面那人却阔步而来,他身后,紧跟一个随从。

到了苏蔬面前,那人低头看看她的脚,放下绣花鞋。

苏蔬看此人冷着脸,怕他误会,急忙解释:“一只绣花鞋,当不得暗器。”

那人拱手启口道:“在下明白,多谢姑娘救命之恩。”

苏蔬趿拉上鞋,看这人,三旬左右,身材伟岸,肤色黝黑,满面风尘之感,虽然是儒生打扮,眼神如鹰隼,不怒而威,声音浑厚中饱含沧桑。

“好吓人!”苏蔬心里这样想,口中却道:“不用谢。”

那人再道:“在下司空轩武,敢问姑娘府上居于何处,他日有暇,必定登门拜谢。”

苏蔬刚想说算了,一旁的蓝云阔抢话道:“这位,是苏家少夫人,青州城外的苏家,此地无人不晓得,不过,我家正有丧事,阁下前去拜访,多有不

 

女爷

狐小采作者

现代言情

连载中 来源 :

在线阅读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小说排行

人气排行

点击查看更多